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再探白米,汀州幫大集合

又到了每月一次的男人出遊時光
也許是上次白米探路的遊記太精采所以這次汀州幫的出席率很高

一共有八部越野車九個人兩條狗,是時候出動小張的航母
汀州幫在隊長(不敢說出他的名諱,頭捲捲的那個)賣了SL230又買了CPI250
最後還是在賣掉換了SR400從此OFF ROAD 變ON ROAD之後一直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
幸虧還有火星潑猴有心篡位,不停邀約,尋找新路線,安排出遊
我當然故技重施,藉口可能會塞車要求老婆讓我提早下宜蘭過夜給自己放個小假
附近車行的小老闆也和我們一同出發
出門前因為上次忘了帶安全帽成為大家的笑柄
所以每個人都擔心我忘了安全帽,再三提醒
差一點多帶兩顆帽子備用

同樣的海灘過夜,這次裝備帶的比較齊全睡得相當舒服

海邊甚至還有營地
我和猴子睡同一頂帳篷可以說是一覺到天亮
這次將狗放生,他們在海邊玩得相當愉快,沒有當過鬧鐘
此次第一次和我們出遊的車行老闆阿賓自己睡車上
我忘了和他說,入夜後的貨車裡面溫度和冰箱可能差不多
所以他也沒帶禦寒衣物,或是睡袋
起床後他說他度過艱辛的一個晚上 ,只差一線就凍死

本來在猜想汀州幫這一群人遲到是慣例,準時是意外

我爬出帳篷之後拿出導演椅好整以暇的聽著海浪拍打看著書
沒多久,接到電話,說是已經到宜蘭
我心想放屁『你們以為上了高速公路就叫宜蘭喔』
還是叫醒在床上彌留的兩人,慢慢的收著裝備
沒多久又接到電話回報已經到蘇澳
原來不是放屁
此時我們才是遲到的那一方
在蘇澳會合並補給後出發前往林道口
再次包下整座涼亭
和上次一樣陰天,雨水蓄勢待發
雨衣穿不穿都很尷尬,只好先將電子產品做好防水
雨衣放入背包備用,穿完裝備之後陸陸續續發動車輛
熱熱車子暖暖身準備出發
這次臭寶也和爸爸一起出遊
等小秘書大一點也帶她和我一起騎車
也在汀州路上的車行老闆加入汀州幫
陪伴許多新手的DT200
雖然看起來很累還是努力奔跑著
本田ALLEN,前晚現場看棒球到深夜還是出席
不像某憲兵
裝備和車都新到發亮的恰克大哥
路程和上次一樣先前往礦場的運石道
來回約十二公里,道路平緩,熱熱身,磨磨輪胎
我最不喜歡碎石路與碎石路路段中途銜接的水泥地
通常都因為積水長滿清苔沒有抓地力
稍不小心容易滑倒
所以我看到這種地形會特別注意
盡量怠速滑過
看來滑了一下喔
林道車好玩的地方在於
沒下雨好玩,下雨也好玩
地是乾的就快快噴,地是濕的就享受控制抓地力冒冷汗的快感
就算摔車牽起來之後拍拍屁股的灰塵繼續上路
人沒事,車也不會壞
笑笑的幫忙扶起車子,希望不要當下一個被取笑的人
林道底依舊山嵐瀰漫
能見度相當低
終點有一檢查站不能繼續前進
從地圖上看來應該可以接到武荖坑的檢查站
可惜不能貫通,不然會是一條相當有趣的路線
不好意思驚動保安大哥,他應該沒有料到會出現一群不速之客
折返之後回到鞍部煮咖啡
覺得有點可愛【萌】
咖啡吧老闆依舊是阿式
出現艾德蘭詩現象
臭寶下次可以自己騎一台啦
咖啡才剛喝完一輪突然下起一場大雨
逃難似的收起裝備,繼續上路
後來覺得有點多餘,反正一定會整天淋雨
現在濕透和稍等濕透有什麼差別

由於雨勢頗大,白米支線幾乎都沒有拍到相片
卻是一條相當有趣的林道
有各種地形障礙,倒樹,枯藤,獸徑,巨石,陡坡,滑泥
似乎不常有人探訪,保持一種原始的氣氛
林道終點只剩我和猴子騎到最後,盡頭是一大片的土石流
但是路徑還算清楚,有一顆大型倒木擋路
如果可以攜帶工具開路應該可以繼續探路騎行
留待下次再次出團
支線的支線終點是廢棄的巨型礦坑
一層一層環繞著V型的峽谷,是以往運石車的路線

站在礦坑的邊緣拍照,其實不敢靠太近
很擔心隨時會落石坍方 

礦坑旁可以看到巨大的紅色電塔
離開前繼續探查保線道
騎林道車的人總是想盡辦法想找出新的路線

相當順利的衝上保線道
DT200老當益壯

衝上保線道之後快速接上之字形路線

小張的YZ不用保養偶爾忘記加機油也幾乎都不會壞
真是一部耐超可靠的好車

小式不管什麼路線都可以平安順利的過關
XR250R也是不可多得的好車


一片青綠的保線道,車行其中讓人心曠神怡
要是稍微放晴,讓陽光灑落,打上光線一定更美

不知不覺只剩下我一部車
原來大家發現陡坡有點陡,泥巴有點多就提早掉頭
只有我一個人傻傻的滑下去,立刻就看到終點的電塔
這種極端沒有抓地力的狀況要再沿著回頭路騎上去是相當困難的
經歷許多次的助跑衝刺,打滑,空轉,輪胎已完全被泥巴填滿

所以有一顆大型巧克力甜甜圈可以吃

拋棄隊友,讓我自己衝上衝下的猴子

這也是我非常喜歡的路況
有點滑又不會太滑,剛好適合大馬力的XR400

回到涼亭附近我家的狗已經前來迎接
最後在度過一條小溪就結束今天的行程
短短不到一個月,溪水的地貌發生相當大的改變
應該是前一陣子下過大雨,溪水有稍微暴漲
溪床多了一些高低落差

今天第一次逤溪的車友順利上岸
騎了快十年的小張卻倒在溪裡洗車


熱心小式一一幫忙協助脫困


看來有點灰心
後來直接就放生讓他自行脫險

最後和小式去探了一下周邊的河床
從高中畢業十多年都一起全台林到走透透
(可惜有幾場重大戰役都缺席)
接著用溪水和雨水幫車子洗香香
回家就不用處理這些討厭的泥巴
新來的同學除了身上的衣服,沒有帶乾爽的換洗衣物
再度差點冷死,是一天兩次生死邊緣的概念
三點前上到國道五號,雖然稍微有塞車,但是整體車流還算順暢
兩個小時左右就會到溫暖的家
天甚至還沒黑,大家都還有時間陪陪老婆小孩女朋友
是一種全贏的局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