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流浪漢@印度 趕鴨人家


 離開瓦拉那西之前看了一下地圖計畫路線
先抵達ARA小鎮當作轉折點,往西北方前往大吉嶺
需要度過幾次恆河以及恆河的支流
離開旅館的時候順口和櫃檯詢問一下往ARA的路況如何
沒想到櫃台突然表現得相當驚訝

用很恐怖片的口氣表情問我:"WHY DO YOU GO ARA?"

在旁邊拖地的員工也停下手上的工作湊過來關切
"千萬不要去那裏阿,對你們來說是個非常危險的地方"
為了我們自身的安全,也是認真了解一下當地的現況如何
ARA是個採礦的小鎮有需多外地來的工人
所以治安相當不好,犯罪事件頻傳,加上還有黑社會
真的不要去那裏阿:櫃台大叔很認真的阻止我們
將警告放在心上,騎上打包好的機車出發

 
離開瓦拉那西市區之後,跨過幾座跨越恆河的鐵橋

橋上相當壅塞,原因和印度所有街道都一樣,各式人力獸力步行者都使用同一座橋
稍微向南前進之後,轉往我在地圖上判斷預定前往的岔路
清晨一般民眾都會焚燒垃圾,空氣中佈滿懸浮粒子,能見度很低
空氣也相當刺鼻,卻不同台灣沒有人戴口罩

 在這裡曬衣服,衣服乾了,不就馬上又髒了嗎

 ARA是個礦場,沿途上可以看到許多貨車,卡車穿梭揚起大量灰塵
道路也因為被重型車輛輾壓凹凸不平,用相當精神和力量在控制機車前進


 收費站前小販趁著司機停車繳費的短暫停車立即上前兜售小吃
我也順便買了一包花生糖,和我們在台灣的一模一樣口味


 印度名產,坐在車頂的人們
司機轉彎的時候乘客會外掛在車門邊協助過彎


 沿途都在注意叉路,車行相當緩慢,沒想到還是錯過
胡亂轉進一條兩線道鄉間小路,兩側都是水稻田
用手表確定了一下方向.雖然不是預定路線,但是方向是相同的
由於騎起來相當舒服,決定將錯就錯,繼續前進
看似美麗的道路卻暗藏危機
沿途共看到四起的車禍,兩部翻覆在水田邊坡
加上兩次對撞,共四部車的相撞意外
印度人開車果真是視死如歸一般的神風駕駛

突然 聽到呱呱如雷的水鴨叫聲激起我們好奇心
就將機車停在路邊,看著兩人一組的趕鴨人揮舞著棍子


並發出一些叫聲將鴨子驅趕在一起
所有鴨子緊密的靠在一起順著田埂邊的灌溉水源一路前進


我媽看到我的照片之後說覺得很懷念,因為在他小的時候他也做過一樣的工作
據他說,這個叫做趕冬,在稻米收成後田中會掉落一些稻殼還有水中的昆蟲,青蛙等

趕鴨人就這樣讓鴨子走過一片又一片的稻田,吃飽之餘,遺下一些排遺當作肥料回饋
等鴨子邊走邊吃,吃飽再運動,動完又再吃,體重上升就可以準備出售

兩人一組需要有相當的默契,爾且要認得出哪幾隻是領頭鴨
盡量控制他帶領鴨群們前往目的地

有時候因為地形的關係也需要驅趕上一般道路

因為絕大部分的傷亡都是因為交通意外
媽媽說小時候只要不小心造成傷亡總免不了遭到爺爺的教訓

這時趕鴨二人組特別忙碌,看他們相當忙碌的前後跑動
試著清出一條路線讓車輛通行,且鴨子還能安全前進

有一隻特別不聽話的鴨子被強行提在手上準備歸隊

就像訓練有素的閱兵遊行一樣,每隻鴨都有默契的朝向同一個方向
保持相同的角度,以及步伐,聒聒生猶如唱著軍歌


鴨子也順利繞過我的車子啦
還有我不斷的跟拍似乎也造成他們工作上的困擾呢

感到這裡之後就可以不需要繼續管理鴨子了
各自解散之後各自洗澡清潔羽毛在水中尋找食物
某種程度來說也是一種天堂呢
和趕鴨二人組告別之後我們繼續上路
妨礙他們工作一整天,真不好意思
拿著木棍在釣魚的小孩子,看到他們釣起幾條鯰魚,還有銀白色的小魚
當時差不多是黃昏,許多農民正在清洗水牛準備返家
印度還有一種台灣早期農村光景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