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小腳丫大會師(會濕)之南勢溪溯登松羅湖(上)

自從接觸林道越野車到現在也已經十多年了這麼長的時間東奔西跑
台灣各大林道斷掉又修好,修好又斷掉也騎過不少

古魯,桶後,內洞,羅山,裡冷,人倫,大鹿,瑞穗,沙溪,沙里仙,梅蘭,長良,
泰武,郡大,丹大,萬榮,武界,霧鹿,四季,,萬大,雙連埤,白毛山自以為看過不少山林絕景
沒想到我騎過看過的不過是百科全書的目錄
真的走進山中之後才發現更多更美的景色藏在更裡面
騎乘林道車其實已是一種相當刺激危險的運動
因緣際會中加入小腳丫,開始了將近半年的登山訓練後發現
登山探勘的刺激與危險雖然不是突發性
卻是持續不斷的在心中爆發,算是一種更強效的毒品
也因為這一次大會師加入教授與龍頭教官親自帶隊的南勢溪線
讓我可以一窺北台灣
最原始最人煙罕至的原始森林
兩點新店捷運站會合準備出發,搭上預先安排好的計程車
前往哈盆古道的登山口
三點二十分下車並整裝完成,簡單做了一下暖身操之後開始趕路
可以說是沿路衝刺,希望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在天黑之前抵達今晚預定的營地
下午五點五十分左右最後一次的休息點,接著橫渡露門溪
水深剛好在膝蓋左右,脫下襪子,暫時將雨鞋拎在手上過溪
18:50在天色完全轉黑前抵達哈盆營地
共10.5公里,重裝的情況下三個小時半走完,腳程也算滿快的
教授雨綿綿快速地搭好外帳,我則是負責升起營火驅趕蚊蟲
營地前方便有小溪流,相當方便取水
綿綿準備的餐點相當豐盛,花了不少時間慢慢享用
用餐的同時也簡單討論隔天所需要注意的各項事宜
趨光的蝗蟲一直站在光亮處不走
這麼肥滿要是在柬埔寨已經油炸來吃了
0330起床(好早喔,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的紀錄寫錯我不太可能這麼早起床的)
半夢半醒中開灶張羅早飯
教授和綿綿在0600拔營,我則去溪水邊釣魚
與龍頭教官在0900時會合後才出發追上前隊
 教授與綿綿在溪水較淺處過溪
 俗稱一枝花的台灣馬口魚不斷的上鉤
幾乎可以說是只要讓魚餌順著水流漂下去沒多久就會有一隻魚回來
可惜除了馬口魚沒有苦花上勾
 清晨六點多在潺潺溪流邊聽著溪流聲,曬著清晨暖陽,呼吸著冷冽清新的天氣
有點想就這樣在這裡紮營三天三夜不出發了
龍頭教官準時在九點之前抵達營地將我拉回了現實
幸好我已經收拾好釣竿,也將營地整理乾淨
與龍頭往回走了五十公尺左右找到過溪點,將雨鞋脫下拉高褲管
鞋墊襪子放在背包裡準備過溪
赤腳過溪這件事,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溪床裡的石頭不是一般的滑,滑到我以為每一塊都是肥皂
我就像是不斷搖晃的不倒翁,笨拙地保持平衡,石頭銳利的邊角摩擦著腳底的每個角落
哎呀我的媽~好痛痛
過溪之後,快速整裝,擦乾紅腫的腳底 之後套上襪子雨鞋
隨著教授留下的路條追蹤
隨著路徑轉了一個彎,呈現在我面前的是如侏儸紀公園一般的原始森林
就算突然出現一尾(條?隻?)翼手龍在天空飛舞盤旋我也不覺得違和
這是我們一路踏過來的路徑
綠色的植物就像有自己的意志在我們通過之後快速覆蓋住道路
扭曲成奇異形狀的樹木
在叢林中走了半小時後再也沒有發現教授所綁的布條
我們只好自己尋路
有龍頭教官在前頭帶路讓我相當放心
基本上我只要擔心腳步太慢跟不上,倒不擔心迷航這件事
注意看圖中有個淡淡的藍色帳篷
是獵人的簡易獵寮,也是昨晚我們過夜的營地
很喜歡蕨類尾端捲曲的的嫩葉
總是讓我聯想到家裡小狗的尾巴
在褲子上發現的硬蜱,幸好當時還沒將頭埋在我的血肉中
施以碎石夾扁之刑
此處人煙罕至,可以說是野生動物的天堂
植物的趨光性,向著太陽的方向發芽
由植物所主宰的綠色國度
長相相當宮崎駿的長腳盲蛛,台灣中級山普遍可看到牠的蹤跡
莫與夏蟲語冰,噤若寒蟬的概念
下午四點半左右我與龍頭教官按照原定計畫抵達1183峰西鞍部的營地
但卻沒有看見早我們三個小時出發本應該在此等候的教授與綿綿
將背包暫時留在營地退回1183峰,與教官往東勿山的來時路尋找回去
擔心是否發生任何意外
在教官的帶領下不斷的衝下陡峭的稜線,跨越谷線再衝下陵線大聲的呼喊卻沒有得到回應
空留下與我相互呼應的山谷回音
天色也漸漸黯淡輕裝尋人沒有攜帶頭燈和飲用水的兩人,只好先退回營地
整理營務,搭設外帳,下溪谷收集飲用水,等待隊友的到來
教官相當冷靜,倒是我已經開始煩惱明天要如何搜救,行程是否取消,有沒有人受傷等等
差不多就在太陽下山的同時,遠方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如螢火蟲飛耀般搖晃殘影的頭燈出現在黑夜中,終於放心了

晚餐吃的是滿豪華的山中大餐
黑胡椒腿肉以及螞蟻上樹,享受好料的同時

我心中想的是背包裡的重量又少了一公斤
YA~~又輕鬆了一點
當天最美的畫面就是這一片黑

吃完晚飯之後與龍頭教官以及綿綿一起下溪谷作簡單的擦澡以及取水
等待綿綿擦澡的同時我稍微往前退到比較不尷尬的距離


關掉頭上的燈光,發現茂密不見月光的溪谷立刻變成最深的黑
試著將手放在眼前一公分左右的距離什麼都看不到,原來所謂伸手不見五指是這種感覺

五感少了一感,其他感覺就提升了一倍
幻想在看不見的角落似乎會鑽出什麼不知名的怪物
耳中聽到細小卻不絕的流水聲,感覺晚風吹過皮膚,帶走了一點暑氣
空氣中帶著一些潮濕,好像有一些螢光般的小蟲飛舞,是漆黑畫面中唯一的亮點
心裡不可思議的空靈沉靜

可以了解為何修行者會選擇在深山古洞中冥思了
話說回來我也正在修行不是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