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3日 星期一

除卻巫山不是雲 十四小時耐力賽

 一點才躺上床,濕熱的夏天夜晚要閉上眼睛就睡著似乎是一件難事
四點鬧鐘響起,抓起昨天就整理好的背包就出門了

四點半騎在不塞車的羅斯福路上,車廂裡躺著一把開山刀此時被警察臨檢的話很難說明
五點之前準時出現在新店捷運站,我真是準時的人
六點已經出現在阿玉商店前的起攀口
在阿玉商店前做著熱身運動,當地居民似乎覺得我們平地人太認真了點
學著我們的熱身動作在一旁搞笑
對他們來說會不會覺得我們大清早大老遠跑來他家門口很有誠意
此次一行人共十八個人只有我一個人是第一次跟教授的行程,也是唯一的初六階學員
為了方便被照顧就跟在教授後面開始今天的行程了
一開始就相當的陡峭,氣喘吁吁的經過小型農地,穿越一片茂盛竹林
抬頭看到教授的背影,拍下了這張很喜歡的照片
走到藍天處就開始比較平緩的路程
雖是大清早卻因為陽光無法照入森林中相當陰暗
蟬聲如雷,加上許多不知名昆蟲鳥叫合奏相當悅耳
路徑狹小不足以兩足並立
且除了道路濕滑之外還有許多碎石頭
可以說是走五步跌兩步
七點多一點抵達豪華獵寮
雨棚,帳篷,炊煮用具盡全獨缺獵人

遠方的獨立山頭就是巫山
這一次要走比較陡峭的南巁上攀
沿途用山刀砍出來的小徑
七點半準備穿越第一條小溪
也是今天第一次停下來稍事休息
後方隊員也跟上來了
大約休息十多分鐘再次上路
教授的腳程非常快,往往我只是停下來拍一張照片再抬起頭就看不到人影
層層流瀉的美麗小溪
盛裝滿水的野菇
滿枝的香菇就像白色蝴蝶正在休息
金蟬以脫殼,用它短短的生命在林中吶喊著
還好有衣物保護,不然就請螞蝗吃大餐了
九點整路經廢棄獵寮遺跡
再次下朔溪床
因為本來的道路有點坍方比較危險
在這附近綁上了新的布條,還堆了一些石頭提醒日後前來造訪的山友
巨石上有個平台,水在上面聚集之後再一起宣洩入溪
難得的陽光從樹林的空隙裡照射著波光粼粼的溪面
這裡是台灣,烏來,台北市區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
如此自然美景讓人心醉,我還能再多說什麼呢
隊員們小心警慎的互助過溪
好久不見的锹(ㄑ一ㄠ)形蟲
離開最後的水源地,短短的休息十多分鐘將水瓶裝滿水之後要開始陡峭的上攀路線
由於之前連續大雨,加上這一段路鮮有人跡舊有路線已不明顯
所以一群隊友們分工合作,找路,開路,綁新布條以重建路線
當我單手拿著開山刀單手捉住樹根上攀雙腳奮力往上對抗地心引力時背部一陣劇痛
這種感覺曾經有過應該是被蜂所攻擊,為了逃命放任身體不斷下滑,想先離開攻擊範圍
且立刻壓低身體周圍觀察有沒有第二波的攻擊
隊友們也全部肅靜,只有來不及關的收音機還在唱著歌
相當安靜,當然你不可能要求夏蟬們也閉嘴
似乎沒有第二波的攻擊,收拾了一下心情再次前進
差不多回到剛剛被攻擊的地點,背部再次劇痛,我罵了一聲
相同的動作再次重演了一遍,我卻連個敵人的影子都沒見到就被擊沉了
全體隊員決定穿上雨衣,用毛巾衣物等包住容易被攻擊的部位繞路前進
小心翼翼的安靜快速地通過被攻擊的地點
其餘隊員繼續前進,我則和另一位被蜂攻擊的喬治大哥坐著觀察是否有過敏反應
教授也給了我幾隻腎上腺素拿在手上以備不時之需
雖然沒有看到攻擊的蜂長什麼樣子,但應該是毒性較不強的品種
所以沒有什麼大礙
也因為這一次的機會教育,日後出門必定會隨身攜帶相關藥品
回家之後發現在右肩總共有五個密集的腫包
裂開的巨石
一路上都被中級山的終極美景所震攝
我好像有一點到了一個地方回不去的感覺
再次和大隊會合,已經開始上攀陵線了
走在裸露的岩床上
很有冒險的氣氛
中級山常見的陡峭濕滑地形
前進速度相當緩慢
這張造片是下午一點三十五分拍下
將近七個小時的路程
午休過後開始時下時停的間歇雨
路面變得更加濕滑,舉步維艱,不論上下坡難度都增加了不少
兩點半抵達巫山登山口
帶隊教授判斷隊員的狀況以及氣候都不適合登頂
決定過巫山而不攀,轉往巫山新路準備回程
藍天隊兩個月前所設立的路牌

此時三點整,往起攀口的阿玉商店還有四個小時
一切都是幻覺,嚇不了我的

之後的行程我已經失去記憶了
我只記得我不斷的看著前方隊友的腳步
下意識的一直往前走
滑了不知道幾跤,原來單純的想保持站立這麼難
四點過後下起傾盆大雨
即使穿著號稱防水的登山鞋,綁腿,雨褲
還是能感受的到每前進一步鞋也漸漸濕透
此行的最後一張相片
巨大且長滿樹瘤的九芎樹吸引我的目光
之後雨又變得更大,相機拿不出來
天色變得更暗,防水相機就算拿出來也拍不出來
沿途幾乎只看的到小腳丫的登山條
讓我想到班主任秀美說過的話,當我們登山時看到小腳丫的布條
除非你很確定你要往哪走,不然可能迷路了
因為小腳丫專走沒有有路的路
天黑了,沒有想過天會黑得這麼快
從口袋裡摸出教授交代可能用的到的頭燈
微弱的燈光勉強可以照亮前位隊友的腳步
蟬不叫了,沒有想過沒有蟬叫聲的森林會這麼安靜
七點多回到早上經過的豪華獵寮
坐在營地中稍微休息一下
閉上了眼睛,聽著雨水滴在帆布上,樹葉上,泥土上
雖然身體勞累但我感到一種說不出的痛快說不出的安慰感
隨著滴下的雨水融入土地中被吸入了黑夜的虛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