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暴雨松蘿湖

 天使眼淚嘉明湖,仙女遺落的珍珠加羅湖,機車七彩湖,單車七彩湖
以上是我去過的台灣高山湖泊,還差了十七歲少女之湖,松羅湖

此次趁著去蘇澳送車順便安排了松蘿湖的兩天一夜野營之旅
將車子裝進後車廂開車上路之時雖然不算艷陽高照但還算是好天氣
但是隨著慢慢的朝雪隧的方向前進,天空也變得越來越陰沉
差不多過了新店之時斗大的雨水滴在擋風玻璃上
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雖然自己安慰自己
但是還是不爭氣的將雨刷的速度越調越快
本來的計畫是最晚要在下午三點抵達松蘿湖的登山口
十一點才離開台北,抵達宜蘭,再前往蘇澳交車,接著趕往靠近泰雅大橋的登山口
基本上是沒有時間坐著慢慢吃午餐的
秘書堅持,沒有吃到東西他是不會上山的說是會餓死 
死胖子
三星鄉附近有不少鴨肉攤
都是傳統路邊攤美味,有路過也是一個用餐的好選擇
雖然趕在三點之前抵達登山口,但此時卻是下著暴雨
秘書不想在這種時間這種天氣之下登山
我卻因為不想浪費難得的假日堅持要進入兩人起了爭執
兩人在車廂內不發一語氣氛凝重
最後我決定原諒她對我惡言相向
我是好人
調整行程,先留在當地觀看明日的氣候如何再做打算
接著前往太平山鳩之澤泡溫泉
在這裡不得不抱怨一下
欲前往鳩之澤泡溫泉需要先購買太平山門票
一人兩百車一百總共五百
購票大門之後開一公里可以抵達溫泉
即使只是單純的泡溫泉也需要付全額的門票
為什麼不能將收票點置於溫泉之後呢
購完票之後售票人員看到我車上有兩隻狗
和我說因為最近狂犬病什麼的規定狗不得進入國家公園將費用退還給我
雖然我強調只是洗個溫泉就離開狗也不會下車
還是將我趕下山,氣不過的我在土場車站附近找到一座涼亭將狗們暫時留在那
可憐的狗以為自己被丟棄了
收費員再次見到我有點驚訝,事實是車上確實沒有狗
只後再度賣票並放我們通行,好一個官僚
遠遠的已經可以看到溫泉的水蒸氣
登記洗溫泉之後要等半個小時,煮煮溫泉蛋殺個時間
樣子看起來有點猥褻
好吧,我必須承認鳩之澤溫泉確實是相當不錯
陽光透過透明玻璃與落葉相映出的光影壁畫
洗完溫泉再次回到土場車站接回狗隻,順便舖設一下今晚的營地
難得的秘書居然裝得出可愛
依舊下著傾盆大雨,只能困在車站的候車亭
因為下雨的關係幾乎沒有遊客
也少有車輛來往,異常的安靜
雖然計畫趕不上變化,卻賺到一個悠閒的下午
還好我出門前有抓一本書放進背包裡
六點半多已經天黑了,躲在漆黑的車中被此起彼落的呱呱聲包圍
我懷疑外面的青蛙有數千之譜
當天夜晚烏雲已散去,可以看到滿天星斗
依然可以聽到青蛙叫,叫春嗎不用睡嗎
 隔天一早果然艷陽高照,好在我昨天有原諒秘書
九點半整開始正式前往松蘿湖
出門前鄰居的大叔特別建議我們千萬不要穿登山鞋
一定要穿雨鞋,不然我們會走得相當辛苦
 穿著出門前才買的新雨鞋,我買的是長筒的
泥水最起碼淹掉了半雙鞋
 樹根形成的自然階梯
 綠
 兩隻狗快樂地奔跑在小徑中
 回看來時路,幾乎沒有路
因為這幾天的連日大雨出刷出來的濕滑道路 
 山地挑夫,背負了將近四十人的行李
 雖然迷途或不確定路線時可以看登山條參考
但是似乎又有一點煞風景


 老婆說以為自己在拍魔戒出任務
我滿喜歡台灣的中級山,茂密的叢林有一種冒險的樂趣
 不小隻的黃色蟾蜍
 年輪
學校有教過卻不常看過
 抬頭向上感嘆自然的偉大人類的渺小
天氣相當不穩定
雨衣穿穿脫脫的相當煩人
霧氣也是不時的聚集又散去
 好不容易抵達山頂
最後的一段下坡之後就可以一探十七歲少女面容
 抵達時間為十二點半,剛好走了三個小時的路程
不意外的被群山與濃霧所包圍
 
 但是運氣相當好的霧氣正在慢慢散去
剛好可以看見松蘿湖的全貌卻又帶著一點神祕
它的美麗不是美豔,卻讓你願意在這裡停留不前
 湖邊的水草有一半是在水面的
走路時需要特別小心,不小心會深陷泥沼
 
繞著松蘿湖拍照時都相繼中招
整隻腳插進泥巴中取不出來
雨鞋馬上變成水桶
 團體照,大家都辛苦啦
被一場暴雨打亂了計畫
本來準備的是在松羅湖露營今天前往拳頭母山
所幸還有完成一半
 
吃飽之後繼續拍了幾張照要準備回程
神秘的事情發生了
在這廣大無死角的草原我居然不見了一顆放在防水袋裡的鏡頭
我將已經打包好的行李全部倒翻在一件一件重新置放
總共做了三次卻完全不見蹤影
我們休息的營地我也重複確認相當多次還是找不到
在此中間只有另外一群登山客離開
我實在很不想有其他聯想
此行我看到了美景卻失去了鏡頭
有所得有所失的一點四十五分準備回程
 
回程的路上我們腳步神速
原因是我們希望可以追上比我們早一個小時離開的山友
只是想請問是不是有不小心誤收了我的鏡頭
雖然有追上,但是卻沒有結果
 帥氣的翻越倒木

 全身都是泥土的兩條狗
四點十五分抵達登山口
流浪漢與秘書成功走破松蘿湖
輕裝的情況下去程三個小時回程約兩個半小時
中途有一自來水管可供飲水
湖邊的水雖然沒有流動,但當作煮沸的泡麵水個人覺得還能接受
 登山有分雨鞋派以及登山鞋派
雨鞋雖然防水性較好,但是對腳的支撐性比較差
一趟路下來腳踝兩側破皮以及大拇指腫痛
應該除了有必要我不會再穿雨鞋了吧
最後以員山的魚丸米粉作為今晚的總結
回家時因為高乘載管制無法上雪隧
被迫改道北宜回家
雖然需要走山路但沿途幾乎沒有車輛
覺得不比走走停停的雪隧難走
最後獻上影片,參考一下路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